杭州地铁塌方

编辑:运用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20 02:23:37
编辑 锁定
杭州地铁塌方,是指在2008年11月15日下午,浙江杭州风情大道地铁一号线工地发生塌方事故,4人遇难17失踪
中文名
杭州地铁塌方
时    间
2008年11月15日
地    点
杭州市
性    质
意外事件

杭州地铁塌方救援动态

编辑
截至16日22时20分,“11・15”事故已造成4人遇难,17人失踪,送至医院救治的伤员中,已有9人出院,还有15人仍在接受治疗或观察。 坠入塌陷处的11辆车子也已于16日凌晨被吊出塌陷深坑。目前正在全力施救被困人员,事故原因调查与善后工作正在进行中。
在塌陷现场看到,紧急抽调的几十台大功率的抽水泵和泥浆机正在不间断作业。经过一夜的连续抽水,塌陷坑内的水位已下降了2米。现场调运的两台大型推土机,从塌陷处两边向塌陷深坑内进行填土,以开出行车便道,方便车辆通行。地铁工地塌陷区附近的三户农户人家已全部被安全撤离。指挥部同时决定,对这三户民房进行拆除,便于抢险施救工作开展。
据杭州市政府副秘书长、现场施救指挥部总负责人王光荣介绍,塌陷事故发生当晚,杭州市就成立现场施救指挥部。省市公安、消防、武警派出千余人赶赴现场全力抢救伤员,排除险情,做好维护现场秩序工作。同时成立杭州地铁工地塌陷事故调查组,调查组由浙江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浙江省建设厅和杭州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市建委以及市监察、公安等部门组成。
中铁集团副总裁白中仁表示,中铁集团成立了杭州地铁工地塌陷事故督察组,全面检查各地铁施工站点停工和安全情况,排除安全隐患。由北方交通大学、北京城建设计研究总院、浙江大学等专家组成的专家组,正在对事故原因进行调查分析,制定事故处理方案。截至16日凌晨4时,中铁集团的相关领导及专家已赶到现场展开工作。
事故发生后,浙江省、杭州市领导高度重视,省长吕祖善16日再次赶赴现场指导工作。对下一步施救工作,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书记王国平提出了“抓失踪人员的抢救;抓伤员救治;抓家属慰问工作;抓工程安全检查;抓抢险施工现场的管理和组织;抓事故责任查处;抓制度建设;抓宣传舆论报道,要求公开、准确、及时向媒体披露信息,做到信息透明,实事求是,不瞒报、不漏报。”
杭州市委、市政府同时下发通知,要求所有在建地铁工程全部暂停施工,其他建设工地进行安全大检查。召开地铁所有施工单位法人代表会议,分析事故原因,举一反三,以防止类似事故的发生。
据介绍,目前,遇难与失踪人员的家属正陆续赶到现场,相关善后工作已经展开。在1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中铁四局党委副书记资宝成当众向遇难者、受伤者及其家属以及公众鞠躬道歉。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安全监管总局等单位的领导和专家16日已赶到现场,指导现场救援工作和事故原因调查。17日12时在杭州的现场看到,塌陷处又发现一名遇难者遗体,至此杭州地铁工地塌陷事故已确定的遇难人员上升为5人,失踪人员为16人。 截止17日,仍有13名伤员在医院接受治疗,11人已经伤愈出院。现场仍在全力搜寻失踪者。
记者17日从中铁四局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获悉,截止17日现场已投入了60余台套抢救施工机械。附近学校围挡已完成,排水根据现场需要正在进行。西侧卸载已完成,基坑东侧平房已经拆除。第一栋三层楼房正在拆除,东侧南段已挖方卸载3000立方米,东侧北段已挖方卸载2000立方米,约占东侧总卸载量的33.3%,地面钢支撑110吨已经吊装完成,基坑内钢支撑已经吊运90吨,占总量480吨的18.75%,基坑清淤2000余立方米。
据介绍,中铁四局事故善后工作组已组织了119名人员,下设10小组,分别负责遇难人员、失踪人员家属的安抚工作,并对住院伤员进行慰问。

杭州地铁塌方原因分析

编辑
1、最初的结论:大事化小事
11月24日,在南京出差的王梦恕主动约见南方周末记者时说。11月17日,王梦恕第一次勘察现场。作为中国地下工程权威,他很快得出了自己的结论,“我到现场一看,就明白了问题出在哪里。”
王梦恕很快给熟识的杭州地铁集团董事长打了电话,“我说丁董事长,这个事,根本问题是你们的问题,但现在大家先不要说。”
王梦恕解释说,他如此表示纯粹是出于“好心”,站在业主方的角度考虑问题。“我说你不要把这个问题扩大,扩大对你们没好处。”
11月17日当天,王起草了有关事故原因的一份报告。王向南方周末记者转交的这份意见书草稿显示,在这份报告中,他分析了诸多原因,但最终得出的结论,却是“突发性自然事故”。
王梦恕承认,这样的结论确实有“把大事化小事”的味道,但他认为,这同样是出于好心,“我这样写的问题是,是从顾全大局角度出发,内部责任要追的,但对外差不多就行了。”
“顾全大局”的结论很快为施工方所接受。
11月17日,中铁四局杭州地铁一号线湘湖站项目部常务副经理梅小峰首次向媒体通报时,采用了王梦恕的观点,将之归结于特殊土质原因。面对媒体,他悔恨万分地说,这属于突变情况,之前真的是没有预料到。
对于王梦恕伸出的橄榄枝,杭州市政府却并没有领情。“他们没理解。”王梦恕说,“我现在是好心没好报。”
2、“不领情”的业主方
塌陷后第二天,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齐骥、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赵铁锤就先后赶到事故现场。而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和两位副总理李克强、张德江的分别批示,更是让大家感到此事的重量。“压力太大了。”杭州市一名官员感慨。这么大的事谁也不敢瞒,想瞒也瞒不住。杭州市政府决定采取与以往许多地方不同的舆论策略。
11月16日,在召开的地铁工地塌陷事故第一个专题会议上,杭州市委负责人对外宣布,“在信息发布上,杭州必须承诺公开、透明、实事求是,不瞒报、不漏报失踪、伤亡人数。……杭州市委、市政府绝不允许出现瞒报、漏报或‘私下处理’等现象”。
“不瞒报,就注定要有人对此负责。”这名官员评价说,从决定公开信息开始,对于王梦恕院士的“好心”,杭州市方面注定已“无福消受”。
矛盾由此产生,“既然认为自己没问题,当然就是施工方的责任了。”
3、舆论矛头“引导”向施工方面 杭州消防战士正在现场抢救
王梦恕观察到,本该和谐的风向开始慢慢转变。舆论的矛头很快被一边倒地“引导”向施工方面。
11月16日,先是赵铁锤怒批施工方负责人的画面在当地媒体反复播出。然后,杭州市党政机关的负责人人也开始在多种场合表示了对施工方的谴责。
11月19日,杭州市委负责人更是在杭州市委常委扩大会议上表示,对责任单位、责任人的处置一定要到位,“必须杀一儆百,挥泪斩马谡”。
“没想到杭州方面,在专家的方案没拿出来以前,就说是施工单位的责任,说得很绝。”王梦恕说。
作为中铁隧道集团的副总工程师,王梦恕承认,施工方对这样的说法也颇有怨言,但却顾虑重重,不敢开口,“就怕钱拿不到,以后再也不能在杭州招标”。
对于施工方的做法,王梦恕觉得很是“怒其不争”,“我就给李长进、白中仁(均为施工方的负责人)说,你们中铁太懦弱。你们也是副部级单位,你们这么搞怎么行。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他们不敢说,那就我来说。”王梦恕说,“你不仁我不义”,“我目的是给你开脱的,你非要把这事推给别人。那就只好实话实说了。一实话实说,谁都跑不了。”
4、责任到底是谁的?
中铁:“地铁设计存在严重缺陷”,“施工单位按图施工,无明显失误”;杭州:“设计尤其适用于地质环境条件恶劣的地区”;王梦恕:“违背事实,混淆视听,干扰了现场施救和事故处置工作”“我说这不对,你规划风险、设计风险怎么能都推到施工单位身上?是分摊,大家都有责任。”王梦恕说,他很快公开了自己的真实看法。
王梦恕随后以院士身份接受中央电视台电话采访,称“拍脑袋”、“图便宜”、“赶工期”、“负责人意见替代科学决策”等因素是导致杭州地铁工地事故的问题所在。“首先是设计方面的先天不足。”王梦恕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我当时一来看,就说方法没选对,违背了一般的设计规律。”
王梦恕解释说,江南的地质比较差,如杭州地铁这种开放式明挖的办法,最容易造成群死群伤。在地质很坏的情况下,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一塌就一大片。更可怕的是,在湘湖站附近还有湖、河流和主干道,“完全不具备开放施工的条件”。
王梦恕说,按照地铁施工惯例,设计的时候一般要求是封闭的,从此次塌陷地的设计图分析,应该也是没有考虑通行问题,“我看它就仅有0.8米的防水墙,在本该放横撑的地方加了块钢板,没考虑到(开放施工)这个问题。”
“如果一开始设计通行的话,就必须要设计挡土墙,那样的设计方案就必然大不同。”王梦恕说,挡土墙起码得1.5到2米厚,同时还须每隔三四米打一个桩,“先做桩,桩上再做挡土墙,而且连续墙后面要有水平的腰梁,每隔3米还要有很多横撑。连续墙6米一个接头,每隔3米要有横撑。”“未封闭施工的先天不足,长期下雨,再加上下水管渗漏,造成了一个滑动面。这个滑动面,在四车道的压力下,往坍塌处挤压。由于设计的是防水墙而非挡土墙,最后才发生了管涌现象。”王梦恕总结说,“如果没水,下雨小点,还能碰大运。但现在有动荷载,就不行。迟早会出问题。”
中铁内部人士的话说,“杭州地铁设计单位北京城建设计研究总院19日内部会议已经承认设计方案存在严重缺陷,主要问题是地下连续墙设计埋入土体深度严重不足,不能有效抵御大量的车流活载以及土体遇水饱和度等,造成整体坍塌。施工单位按图施工,无明显失误。”
11月19日,一封以杭州地铁1号线湘湖站项目部常务副经理梅小峰名义写给央视主持人张泉灵的公开信在网络上迅速传开。
公开信否认了自己说过“责任在施工方”这句话,也从没表示过“责任在施工方”的任何意思。他“呼吁全国人民支持我维护我正当的合法权益,呼吁全国人民对部分媒体睁大眼睛,分清是非”。
但杭州市政府对这些说法予以坚决反驳。他们评价说,王梦恕院士的言论“违背事实,混淆视听,干扰了现场施救和事故处置工作”。
11月21日,杭州市官方组织了一个小范围的驻杭媒体负责人通气会。会上的内容,“一方面是希望各媒体报道时有配合的意思,另一主题就是猛批王梦恕。”参会人员说。
在业已被媒体公开的一份材料中,杭州方面针锋相对,措词严厉。他们反驳说,相关方案均通过知名专家的现场踏勘和深入论证,决不是“随便”的方案。“采用连续墙作为围护结构的明挖法,其最大的特点是围护结构施工容易、工艺成熟、支护刚度大,尤其适用于地质环境条件恶劣的地区。”
杭州方面并举例说,类似的办法,在上海、广州建设地铁时也取得过成功,“明挖法对环境的适应性是较强的,可有效避免城市中心区域的‘大拆大建’。”
“你不仁我不义。你不讲道理,我就只好说实话了。”王梦恕回忆说,11月19日,他再度面对公众,就开始“客观全面地评价”了。向南方周末记者同样分析了施工方存在的问题。“市政府不懂,也不能怨他们。作为施工方,没把严重性说清楚,还在那施工,也有问题。”“说实在的,他的施工流程有问题。开挖一段,大概15米左右,就需要马上做底板。但可惜的是,为了赶工期,底板没及时做。”
但这并非不能避免,“即使设计做得有问题,只要有经验,也能避免。”王梦恕举例说,他在南京曾有过成功的经验。在离玄武湖不远的一个地下通道,当时“挖了不到5米、深度不够,但已经快做完了”。他立即建议,“在开挖的时候,一次只做十米。不断加固底板。最终令工程得以顺利完成。”
地铁施工特别要注意人少上,要机械化挖土。“下面扎钢筋的人要少,随时要注意观测。”而这次开挖得太大,面积大、人也多,“开挖六十多米、七十多人在下面”,这样的情况,最终才死了那么些人,“已算碰大运”。
但“根本问题还是在前面,公路一挪什么问题也没有”,王梦恕说。
5、从造价到工期,争吵全面升级
工程造价是否被一再压低?缩短一半的工期到底是谁的命令?杭州方面承认,选择明挖法是因为其“造价相对经济”。
“暗挖的成本造价要贵30%,工期要慢近一倍。”王梦恕认为,除了经济原因,赶工期也是悲剧发生的罪魁之一。
“又想赶工期,又想成本低。我一看,就是因为你考虑省钱,不合理工期不合理造价。这样要防止也难。”王梦恕指责说。
王梦恕说,不合理工期、不合理造价的问题在全国很普遍。业内所有的人都知道。没有一个不说他是造价最低,“他就知道不断压价,而且选最低标”。
“推卸责任不是负责的态度。”王梦恕听闻这些批驳说,根据他从中铁的总工处所证实的说法是,施工方8月份就提出了问题,要求业主方封闭施工。但业主方一直置之不理,没有重视。
“他们有过资料,还有过传递资料的记录。这总是事实吧?”王梦恕说,“地下工程要求对施工反映的问题要迅速处理,绝不能拖。”对此,杭州方面又将作何解释?
11月21日,杭州市官方组织了一个小范围的驻杭媒体负责人通气会。会上的内容,“一方面是希望各媒体今后报道时有配合的意思,另一主题就是猛批王梦恕。”参会人员说。

杭州地铁塌方处理方案

编辑
事故抢险指挥部在事故现场附近一所小学内成立,16日上午刚刚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公布了最新的处理方案。事故现场的电力、煤气等已全部切断,为下面的抢救做准备。
事故发生后,浙江省室两级领导已赶到现场部署救援,并出动了千余名公安消防武警力量参与救援。
现场附近民宅内的居民已安全撤离,在医院的伤员现在情况稳定。

杭州地铁塌方影响意义

编辑
专家:杭州地铁塌陷系中国地铁修建史上最大事故 施工机械起吊坠入地铁工地塌陷处轿车
风情大道上,11辆从事发点穿行的车辆也未曾反应过来,伴随着“地震了”的惊恐与路面一起下沉。
这起地铁施工塌方事故,导致萧山湘湖风情大道75米路面坍塌,并下陷15米,附近河流决堤,河水倒灌,一度水深达6米之高。事故发生后9小时,国家安监局调查组一行已经抵杭,未进市区直接从萧山机场赶到事故现场。
有关专家为事故本身痛惜之余,直呼“这是中国地铁修建史上最大的事故。”
事故现场直击:上千人大救援吃饭都没时间
交通管制从事发地在数公里之外的风情大道入口开始。还未到地铁湘湖站点,就远远地看见消防车、警车、救护车等排成长队,停放在道路两旁。
此时,从市区赶来的杭州市消防局政委张飞军也刚刚下车,立即换上消防服装,加快脚步赶往现场。他告诉记者,特勤大队出动了全部警力8辆消防车。 而萧山消防大队萧山中队25名消防官兵分乘4辆救护车最先刚到现场。中队指导员在救援40分钟后,爬上路面说,15点45分,他们就赶到了现场,那个时候,河水已经在往坍塌地铁施工处倒灌,“来不及作反应,四处找人,哪里有人的就立即救援,和水在抢时间”。
经全力救援,该中队与随后赶到的特勤、萧山市北、滨江等消防人员一起救上了6位工人。
而此前,在路基坍塌地方坠落的11辆车司乘人员也展开自救,陆续爬上了路面。救护车随即将他们送往了附近的武警总医院和萧山区人民医院。
公安投入了500警力展开了救援现场秩序维护工作,为防止二次事故,对东侧民房住户进行了疏散劝导。
17时许,杭州市武警支队200名武警战士带着铁锹来到现场,随时待命等水抽干后立即实施挖掘作业。萧山人武部部长林以干告诉记者,他们也出动了100多民兵随时进行挖掘待命。
地铁坍塌处东侧有条河流,倒灌水就是从这里决堤后涌入的。从下午16时半开始,萧山供销社立即调集了共4辆的草包,12条抽水泵等抢险救援物资“倾巢出动”,与赶来支援的中铁17局的工人们一起运送物资,堵住决堤坝口。
记者在坍塌处北侧看到,同样有一条小河,已经出现了渗漏危险,萧山方面的救援人员立即组织了10多人的力量进行封堵。半个小时内,渗漏点找到了并进行了补救。
地铁集团也组织100多名技术人员进行抢险查漏落实现场的安全措施。
天渐渐黑了,杭州电力出动了2台电力抢险救援车,现场供电与照明。而所有的救援人员,仅仅在现场利用轮换间隙啃了些饼干等干粮。
事发后,省市领导高度重视。正在国外访问的省委书记赵洪祝打来电话,要求省政府和杭州市迅速组织力量进行事故现场处理,尽全力减少事故损失,尽全力抢救受伤人员,妥善做好遇难人员善后工作。要加强组织领导,统一指挥协调,切实把相关工作做深做细做扎实,要抓紧查明事故原因,落实责任,吸取教训,举一反三,进行安全大检查,努力维护社会和谐稳定。
省委副书记、省长吕祖善,省委常委、杭州市委书记王国平,省委常委、公安厅长王辉忠,副省长金德水,杭州市委副书记、市长蔡奇等领导第一时间赶赴现场指挥抢险工作。
当晚,省委副书记夏宝龙与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陈敏尔亦先后致电问询与关注。截至发稿时,经初步核查,事故中施工人员已有1人死亡,18人失踪,入院治疗19人,路过车辆司乘人员中除2人负伤入院治疗外,其他无恙。抢救工作正在进行。
劫后余生心有余悸家属泪眼盼亲人归
钢筋工张国民,是事故中的幸存者,回想起那一幕,他还心有余悸。
当时正埋头作业的他,看到有工友往他这边跑,正想问,就听到“轰隆”一声,漫天的灰尘向他迎面扑来,钢筋架上的钢筋劈里啪啦地往下倒。张国民就拼命地往出口跑。
地上的水此刻也开始涌了出来。情急之中,张国民抓住一根正在吊缆拼命往上爬,终于脱了险。
这一声“轰隆”响的时候,K327路公交车载着27名乘客正开往萧山临浦镇。全车人和整辆车随着这一声响,一下子下沉了六、七米。不过司机临危不乱,打开车门,大声喊着让一位位乘客赶紧跑了出去,自己最后离开了驾驶座。
开着浙A.TB5XX出租车的何大姐这个时也正驶到这里,地面突然塌了下去,水马上不断地往车厢里涌来。何大姐一边向坐在后排的一个女乘客大喊着“赶紧跑”,一边用力将乘客推了出去。
和其他人一样,安徽籍的大货车师傅看到路面由东向西慢慢塌陷下去,他赶在自己的陷下去前,打开车门跳了下去,才捡回了一条命。
包括以上在内,截至记者发稿时的统计,当时正在路面行驶的共约11辆车辆都陷入了这个忽然形成的深坑。
一个小时后,正在家中休息的王师傅忽然接到了领导的电话,要他马上去萧山湘湖为救援供电。王师傅是国家电网杭州市电力局城南供电局的职工。放下电话,他二话不说,就开起那辆存有三个百千瓦应急供电车,一路赶去。
中铁一局的刘志军,也和其他救援人员一起赶到救援现场,搬沙袋、装沙袋。这位来自地铁下沙西站施工现场的电焊工,尽量为工友们多做点能做的事。
夜幕,在电力工人紧急架起的照明灯下,数台水泵在不停地工作,四台大型吊车陆续将一辆辆车子从水中吊出,水从车中“哗哗”流下……看着忙碌的救援人员,张国民依旧惊魂未定。
张国民的旁边,河南信阳人董其军穿着皮外套和妻子两人坐在地上,一脸的无助和悲伤。他的两个妹夫,还被困在地下生死未卜。
“我就想在这里等着,等到天亮也要等,今天等不到就等到明天、后天……”董妻的眼中泪花闪烁。
幸存者回忆:“我这条命是捡回来的!”
杭州萧山风情大道地铁一号线出口附近发生大面积地面塌陷事故,数辆汽车深陷基坑。“我这条命是捡回来的!有些工友们慢了一步,就被埋在下面了。”这是56岁的朱举忠见到记者时说的第一句话,泪水也忍不住跟着流了下来,朱举忠目前正在萧山中医院留院观察,伤情稳定。
他告诉记者,当时只听到远处传来“轰隆”一声,接着漫天的尘土扑面而来,钢筋架上的钢筋“噼里啪啦”一个接着一个倒下来,“那声音就像在放鞭炮。”他拼命地往出口跑。当他跑到出口的时候,吊缆里已经挤满了工友,并缓缓向上升,情急之下,他一把死死抓住一根钢架,才得以脱险,记者看到他的一双黑乎乎的,指甲缝里也是黑色的污渍,可以想象他当时求生欲望是多么的强烈。
记者随后来到萧山区第一人民医院,当时医院只接收了4名伤者,其中,35岁的河南籍工人黄有付送到医院时心跳和呼吸都已经停止,经过抢救无效死亡。据悉他是在工地开挖掘机的。其他三名伤者伤势较轻,其中一名已经出院。
推开萧山区第一人民医院一楼观察室大门,伤者步中现已经在病床上睡着了,他的右眼受伤,缝了几针,包上了纱布,他的腿也在事故中受伤。
据他之前回忆,当时他正在后8轮工程车上装泥土,突然感觉大地在震动,车慢慢地倾斜,他还以为是车胎漏气了,但是车身倾斜越来越厉害,并往地下陷进去,就在他即将陷进去的刹那,他纵身一跳,人被甩出了施工现场的围墙。陪在病床边的是黄沙车的车主孙某,孙某说:“他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词条标签:
社会事件